栏目分类
世外桃园藏宝图库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世外桃园藏宝图库 >
末日刁民(合作)
时间:2019-08-09

  萧茹又羞又急的推拒着,但身上的阵地却还是接二连三的失守,陈光大解她背扣的手法一看就是个老手,老练的就如同一位妇科医生一般精准,不过眼看着萧茹的短裙就要落地,一道强烈的光芒却忽然打在了他们的脸上,一下就让两人愣在了当场。

  就看丁莉带着汤斐大步走了过来,手里还举着一把强光手电,脸上的冷笑更是充满了强大的杀气,而陈光大瞬间就从萧茹身上弹开了,讪讪的笑道:“呵呵~这不是天热有点躁动嘛,所以那个……就没控制的住!”

  丁莉轻蔑的扫了陈光大一眼,一把就将他给拽了过来,然后直接用手电照着萧茹的眼睛大骂道:“**!我最后再警告你一句,你自己是什么货色你心里清楚,你要是再敢来勾引我家男人,老娘说扇死你就绝不会给你留下一口气,我看到时候谁敢拦着我!”

  陈光大赶紧急赤白脸的把丁莉给拉住,这小泼妇真要是发起疯来,恐怕连他都拦不住,而丁莉冷哼一声扭头就走,然后大声的说道:“你要上你就上吧,上完你就永远别来找我,干脆死在她个**身上吧!哼~”

  陈光大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,其实他很明白,小娘们并不是在乎他跟别人上床,只是担心他跟别人产生真感情而已,就跟他刚刚表现出来的相反,丁莉要的是他的心,**随便扔给哪个**玩弄都没问题。

  不过还没等他把气给叹完,萧茹又是“呜”的一声哭了出来,捂着小嘴就痛哭流涕的说道:“为什么都欺负我?我不是狐狸精,我不是呀!”

  陈光大满是愧疚的看着她,刚刚脑袋一热就没考虑人家的感受,但萧茹却不听他的解释,直接哭哭啼啼的冲回了店里,那伤心欲绝的哭声简直让陈光大都替她心疼。

  谁知胡一刀却跟着跑了出来,气急败坏的嚷嚷道:“你他妈就知道说我,可我刚刚连我老婆都打了,你就不能管管你女人吗?非要把人家欺负的这么惨你才开心是不是?”

  陈光大很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,跟着就把他拉到一边,低声把杜双藏了把枪的事告诉了他,而胡一刀的愤怒之色瞬间就消失不见了,立马惊骇欲绝的骂道:“我艹!这好人真他妈不能当啊,我看事不宜迟,咱们还是赶紧上去把枪给找出来吧!”

  “不急!咱俩要是现在上去了,就等于直接把莫颖给卖了,杜双非弄死她不可,搞不好还会激的杜双跟咱们拼命,所以咱俩还是等他们睡着了再上去……”

  陈光大很是慎重的摇了摇头,而胡一刀扭头就朝对面看了过去,杜双等人果然正在那埋头做武器,那货居然还给自己做了一把大关刀,虽然对付活尸肯定是鸡肋,但这真要是拼起命的话,他们还真说不好到底谁输谁赢。

  胡一刀也凝重的点了点头,然后跟着说道:“你也累一天了,赶紧回去好好睡一觉吧,我跟修飞机的负责放哨,后半夜我过去叫你!”

  陈光大拍拍他的肩膀就走了回去,一看萧茹正缩在沙发上小声的哭着,他只好摇摇头往最深处的小厅里走去,那里面已经铺好了两床竹席,下面还垫了软软的被褥,两个小娘们正盘腿坐在上面说话,远远就闻到了一股诱人的响起。

  陈光大直接脱了鞋子,一屁股坐在丁莉身边搂住了她,但丁莉却猛地转过了身来,指着他鼻子就问道:“陈六子!你昨晚要的姿势我是不是都给你了?你全身上下是不是都让你爽遍了?老娘连脚丫子都没给你放过,可你个王八蛋啊,才跟老娘睡了一觉就开始三心二意了,你就是个没良心的王八蛋!”

  “良心肯定有,但不在我这,而是放在我的小心肝那了,你要是不相信,就用刀子把它挖开好好看看,是不是只装着你一人……”

  陈光大嬉皮笑脸的扯开了衣襟,谁知丁莉却真的一把抄起他的短矛,娇喝一声就往他胸口猛戳过去,谁知陈光大居然连躲也不躲,还死皮赖脸的又往前凑了凑,一副要用热血换真心的架势。

  短矛忽然被丁莉重重的扔在了地上,小娘们咬牙切齿的瞪着他又骂道:“真以为我不敢戳死你是吧?你要是再敢背着老娘搞狐狸精,老娘非戳死你不可!”

  陈光大笑眯眯的拉过了旁边的汤斐,小**立马娇柔万状的趴在了他的怀里,但丁莉却一把将汤斐拽了过去,气呼呼的说道:“想得美!本来是想让你尝尝双飞的,现在门都没有,找你自己的五姑娘玩去吧!”

  陈光大嘿嘿一笑,倒头就直接躺在了地上,可丁莉却偷偷对汤斐使了个小眼色,汤斐立刻娇羞的爬过去躺进了他的怀里,手指不断在他胸前画着小圈圈。

  丁莉忽然叹了口气,抄起一把扇子就轻轻的替他扇着风,然后抚摸着他的脑袋柔声道:“真不是跟你赌气,小斐就在这,想什么时候要她都可以,但你的身体可真的要紧啊,千万不能再瞎折腾了知道吗?”

  “哥!莉姐是真的很关心你的,不像那死狐狸精只会勾引你,万一把你身体弄垮了我看她怎么办……”

  汤斐乖巧的趴在他怀里满脸的娇嗔,但陈光大却是真的累了,刚刚只是一时冲动没考虑后果,这一躺下来眼睛立刻就睁不开了,而丁莉又弯下腰在他额头轻轻一吻,轻声说道:“睡吧!好好的睡一觉,我们给你放哨,你安心的睡吧!”

  “起初不经意的你,和少年不经事的我,红尘中的情缘,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……”

  丁莉轻轻的挥着小扇,柔柔的哼起了一首歌曲,婉转且动听的声音就如同一双温柔的小手,缓缓安抚着他疲惫的灵魂一样,很快就将陈光大给拉入了梦乡,而汤斐也好像寻找到了港湾一样,蜷缩在他的臂弯里也逐渐酣睡过去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一声沉闷的震响突然从外面传来,汤斐浑身一抖急忙就从地上爬了起来,但她刚想开口却被人给一把捂住了嘴巴,就看丁莉悄悄的对她摇了摇头,指了指地上还在酣睡的陈光大就站了起来。

  汤斐赶紧跟着丁莉走到了一边,而丁莉又看了陈光大那里一眼,摇摇头就低声说道:“你别一惊一乍的,说话尽量小声点,你别看光大表面上好像什么都无所谓,可他的心理压力却大的很,昨晚一直在那说梦话,千万别把他给吵醒了!”

  汤斐俏皮的吐了吐小舌头,赶紧和她一起朝门外快步走去,谁知胡一刀和修飞机的居然都趴在栏杆上,正拿着手电不断往下面乱照,对面的杜双等人也跑出来朝下张望,丁莉立马诧异道:“怎么回事?你们在看什么呢?”

  胡一刀突然把手电往前一指,两女立马就看到了躺在血泊中的老妇女,扭曲的身体还在不断的抽搐当中,大量的血液在洁白的地砖上显得特别的刺目,而汤斐蹙了蹙眉头就说道:“会不会变活尸呀?要不胡哥你再下去给她补一刀吧!”

  胡一刀很没好气的瞪着汤斐,而丁莉白了他一眼就说道:“别嚷嚷!下面那死鬼要是变了活尸,自然会主动找上门来,你们就别在这瞎操心了,有点力气还不如琢磨琢磨明天该怎么办!”

  “喂!丁莉,趁光大睡着我正好跟你说个事,萧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,你以后就别找她麻烦了,知道吗……”

  胡一刀忽然得意洋洋的转过了身来,很是得瑟的看着丁莉,而丁莉立马上下打量了他一下,很是好笑的问道:“是吗?那我可要恭喜你啦,那狐狸精的床上功夫应该是非常不错的吧?”

  “切~你们这些人的思想太肮脏,我跟人家可是真心相爱懂不懂?还有你最好也收敛一点,你那点破事我一清二楚,可别逼我告诉我兄弟……”正版抓码王彩图
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